<form id="xz7nf"><nobr id="xz7nf"></nobr></form>

          <form id="xz7nf"></form>
            <address id="xz7nf"></address>

            今天是
            天氣預報:
            大儒朱熹訪師求學莆田“南夫子”(上)
            【發布日期:2020-09-30】 【來源:本站】 【閱讀:次】

            俞宗建

             

            南夫子林光朝像、 《林光朝像贊》陳俊卿撰

            ·朱子六十一歲 自畫像


             

            :《朱熹事跡考》作者高令印先生認為,19746月在福建建甌發現的朱熹石刻畫應該是現存朱熹對鏡寫真以自警的早型

             

            1161年暮春三月,朱熹勝日尋芳泗水濱——莆田,作《春日》《觀書有感二首》等

             

            俞宗建著《朱熹半畝方塘考》

             



            1161年暮春三月朱熹在福建莆田黃石谷城山西麓國清塘濯纓亭(觀書亭)作《觀書有感二首》

             

             

             

            中國文化史上有兩位里程碑式的大儒,一是孔子;二是朱子。著名歷史學家蔡尚思曾提出東周出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國古文化,泰山與武夷。泰山位于山東,武夷山在閩北,朱熹十幾歲起就居住在武夷山下。蔡尚思先生這句話的意思:在中國文化史和教育史上影響最大的,前推孔子,后推朱子。

            陳來在《朱子其人其學》中云:

            孔子(約公元前6世紀),是中國文化史上第一個集大成式的人物。孔子之后又經過了大約1500年,到了宋代朱熹(11301200年),他對孔子之后的儒學又進行了總結,既有繼承,又有發展。所以,朱熹(朱子)可謂是中國數千年文化史上的第二個集大成式者。

            明清之際的黃宗羲在《宋元學案》中評述朱熹的學術體系致廣大、盡精微、綜羅百代。”“廣大就是規模宏大,精微就是內容精細,綜羅百代就是說朱子對中國歷代諸子的全面綜合。

            其實,在朱子綜羅百代之中,就有一位年長朱熹十六歲的先輩師儒、南宋著名理學家南夫子林光朝先生。朱熹謂公(林光朝)為后學所觀仰者,曾慕名拜見求學,收獲頗豐,影響深遠,令其念念不忘。  

            林光朝其人其學

            林光朝,生于1114年,卒于1178年,福建莆田人,字謙之,號艾軒,謚文節,世稱南夫子

            中國史書及歷代名家評南夫子林光朝對閩中理學的貢獻和影響:

            《宋史》載:南渡后,以伊、洛之學倡東南者,自光朝始。

            據《宋史》卷四百三十三列傳第一百九十二載:林光朝,字謙之,興化軍莆田人。再試禮部不第,聞吳中陸子正嘗從尹焞(和靖)學,因往從之游。自是專心圣賢踐履之學,通《六經》,貫百氏,言動必以禮,四方來學者亡慮數百人。南渡后,以伊、洛之學倡東南者,自光朝始。然未嘗著書,惟口授學者,使之心通理解。嘗曰:道之全體,全乎太虛。《六經》既發明之,后世注解固已支離,若復增加,道愈遠矣。孝宗隆興元年,光朝年五十,以進士及第。

                南宋名相陳俊卿作《林艾軒祠堂記》載:莆雖小壘,儒風特盛。自紹興以來四五十年,士知洛學,而以行義修飭興于鄉里者,艾軒林先生(林光朝)實作成之也。先生學通六經,旁貫百氏,蚤游上癢,已而思親還里,開門教授,四方之士,摳衣從學者,歲率數百人,其取巍科、登顯仕甚眾。先生之教人,以身為律,以道德為權輿,不專習詞章為進取計也。

            南宋著名詩人劉克莊《興化軍城山三先生祠堂記》載:自南渡后,周(蓮溪)、程(二程:程顥、程頤)中歇,朱(熹)、張(栻)未起,以經行倡東南,使諸生涵詠體踐,知圣賢之心不在于訓詁者,自艾軒(林光朝)始。

            朱熹門人陳宓《艾軒集舊序》載:林光朝學通《六經》,旁貫百氏,發而為文,森嚴奧美,精深簡古,不事雕琢,下視騷詞,為他人數百言不能道者,公(林光朝)直數語雍容有余,所謂清廟朱弦,一唱而三嘆者也。  

            一、林光朝道最高,名最盛,于時猶為先輩,在世時號稱南夫子

            林光朝約于淳熙四年(1177年)《與楊次山龜山之孫》書信云:某(林光朝)授徒三十年。林光朝最早在其誕生地福建莆田合浦里珠墩(今秀嶼區東嶠鎮珠川)村之蒲弄草堂講學,后又受其族叔林回年之延請,到林回年創辦的黃石紅泉義齋(紅泉書院)、谷城山松隱巖精舍、谷城山西麓國清塘林回年所構橫塘別墅門前觀書亭(濯纓亭)等地講道,至1163年考中進士,林光朝在家鄉授徒先后達三十年。四方之士,摳衣從學者,歲不下數百人。在昔隆、乾間,士之師道立,艾軒(林光朝)于時猶為先輩,號南夫子”……

            據南宋理學家林希逸在《鄱陽刊艾軒(林光朝)集序》曰:艾軒先生道最高,名最盛,而后最微。先生在時也號南夫子,于經于道,超悟獨得。若此,與孔、顏旦慕之避。

            在昔隆、乾間,士之師道立,浙東萊呂氏(呂祖謙)、建晦庵朱氏(朱熹)、湘南軒(張栻)、江(西)象山陸氏(陸九淵)、莆田艾軒林氏(林光朝),皆以道師授并世而立名者也。艾軒(林光朝)于時猶為先輩,號南夫子”……

            《艾軒先生文集卷之十》《謚議》:四方之士,摳衣從學者,歲不下數百人,時論翕然有南夫子之號,而吾黨之士識與不識,皆以艾軒尊之。

            明代莆人探花林文《紅泉講道序》:南渡后,周、程中輟,朱(熹)、張(栻)未起,學者貿貿焉,倀倀焉,無所取正,或淪于異端之歸。吾族祖回年公深為之,惟以族子艾軒(林光朝),勵志圣賢之學,足為學者宗。乃建義塾于水南之紅泉,延艾軒為師,歲捐谷千余石,以贍學者。時四方從游者,以數百計,卓然有南夫子之稱。其學篤意踐履之實,不專于訓詁之攻究,極性之微,不專于科舉之文,故及門人出而仕者,皆能建勛立業,為朝之名臣。退而處者,皆知迪德蹈義,為鄉之善士。東南者,翕然化之,此所以為艾軒之教也。

            二、朱熹勝日尋芳泗水濱——莆田,聆聽南夫子林光朝講道

            莆田因鄭露、林蘊、林藻、歐陽詹和大儒林光朝等歷代名賢大力弘揚儒家思想和理學之風,文風大振,遂有海濱洙泗”“海濱鄒魯之譽稱。詩人朱熹以泗水濱譽稱莆田,因莆田被譽為海濱洙泗。莆田自然景觀、人文景觀薈萃,詩人故有無邊光景一時新”“萬紫千紅總是春之感慨。林光朝開創中國理學史上赫赫有名的紅泉學派,南宋著名理學家林用中(擇之)、林亦之(網山)、劉夙(劉賓之)、劉朔(按:二劉分別系南宋著名詩人劉克莊祖父、叔祖父)等皆為其高足。

            據明代邑人探花林文在《紅泉講道序》中載:吾莆自鄭露講學于南湖,在唐則吾祖(林)蘊、(林)藻、歐陽詹讀書于泉山。至宋,艾軒(林光朝)講道于紅泉,由是文風大振,遂有海濱洙泗(海濱鄒魯)之稱,其盛矣哉。艾軒林光朝授徒講學以來,儒風振起,洛學廣傳,一時莆田有海濱洙泗之稱。

            筆者在《朱熹半畝方塘考》中考證:朱熹一生過莆十多次,其中第七次時間為116011月下旬至1161年暮春三月,朱熹勝日尋芳泗水濱游學莆田,追隨南夫子林光朝,聆聽其講道期間作《群仙書社記》《歸樂堂記》《倡學祠堂題壁》《曾點》《伐木》《春日》《春日偶作》《觀書有感二首》九首詩文。

            錢穆《朱子新學案》35—36頁載:《曾點》《春日》《春日偶作》《觀書有感二首》此數詩大體均在紹興辛巳(1161年)春。

            朱子之前困學數年,至此(1161年春)乃有豁然開朗的感受。  

            三、朱熹年輕師事大儒、著名理學家南夫子林光朝

            南宋理學家林希逸云:在昔隆、乾間,士之師道林立,艾軒(林光朝)于時猶為先輩,在世時號稱南夫子

            劉克莊《艾軒集》舊序中評云:“先生(林光朝)乾、淳中大儒,國人師之。劉克莊云:以言語文字行世,非先生意也。先生(林光朝)乾、淳中大儒,國人師之。朱文公于當世之學間有異同,惟于先生(林光朝)加敬。于時朝野語先生不以姓氏,皆曰艾軒。淳熙間曾為天子講《中庸》,玉旨嘉嘆,擢置近侍。劉克莊稱其為道學淵源,為文精深簡古,學力既深,下筆簡嚴,高處逼《檀弓》《穀梁》,平處猶與韓(愈)并驅。  

            林光朝曾給朱熹傳道授業解惑,并對朱熹經學思想影響巨大,令其念念不忘。  

            據南宋黎靖德《朱子語類》卷一百三十二,收錄朱子給門人沈僴一則語錄:

            這道理易晦而難明。某(朱熹)少年(年輕)過莆田,見林謙之(林光朝),方次云(方翥)說一種道理,說得精神,極好聽,為之踴躍鼓動!退而思之,忘寢與食者數時。好之,念念而不忘……”。   

            朱熹在莆田什么地方聽林光朝、方翥講道,為之踴躍鼓動?”“林光朝給朱熹說什么內容呢?

            據朱熹門人德輔記載,(朱熹)云:在興化南寺(莆田南山廣化寺)見艾軒(林光朝)言曾點言志一段,,自釋音作字,此是物各付物(實事求是)之意。

            某(朱熹)云(問):如何見得?艾軒(林光朝)云:曾點不是要與冠者、童子真個去浴沂風雩。只是見那人有冠者、有童子、也有在那里澡浴底(的)、也有在那里乘涼底、也有在那里饋餉馌南畝底。曾點見得這意思,此謂物各付物。艾軒(林光朝)甚秘其說,密言於先生(朱熹)也。(錢穆《朱子新學案》第四冊,收錄其評南夫子林光朝解經云:此條甚見風趣。艾軒亦當時學人,其解經如此,亦見當時風氣。附錄于此,以見朱子之功在當時,以及于后世之一斑。

            朱熹在莆田南山廣化寺聆聽林光朝講道,又當面請教疑問,如一對面語,林光朝密言于先生(朱熹)也。朱熹有感而作七絕詩《曾點》,又為莆田南山廣化寺湖山書堂作七絕詩《倡學祠堂題壁》。

            據宋代詩人余謙一《城山三先生祠堂告艾軒(林光朝)文》載:

            我有師儒,號南夫子,非國非鄉,實天下士。道在太虛,書留天地。考亭(朱熹)東萊(呂祖謙),之所嚴事(師事)。

                南宋邑人余謙一先生曾在黃石紅泉書院就讀,所以言我有師儒,號南夫子,其又明確記載言考亭(朱熹)和東萊(呂祖謙),曾之所嚴事南夫子林光朝。”“嚴事師事:拜某人為師或以師禮相待。  

            據俊偕汝華謀曰:先生(林光朝)嘗同晦翁(朱熹)講道(按:116011月下旬至1161年暮春三月,朱熹游學莆田,追隨林光朝聆聽其講道)以齒則兄,以道則友。晦翁(朱熹)固道學淵源,先生(林光朝)亦道學名派,一方而名天下,稱南夫子”(林光朝)無異詞。  (未完待續)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暖暖视频免费播放完整版日本